宠物大全安卓
 
返回首页 | 联系我们
新闻动态
 
聚焦3·15网红“刷粉”生意,将消费者权益置于何处?
来源:本站 发布时间:2019-06-13 09:28 次数:118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大全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聚焦3·15网红“刷粉”生意,将消费者权益置于何处?

在该报道中,艺人蔡徐坤发布的一条宣传新歌的视频微博,获得了超过一亿次的转发,对应目前新浪微博总用户数亿,相当于每三名微博用户当中就有一人转发了这条内容。 该“转发量”被怀疑是由机器“刷”出来的。 “一般人工刷一单的费用是2元,几百次的人工手动刷单就已经算是大单了。

”李龙表示,刷量在社交平台很普遍,人工手动刷流量需要添加很多社交平台上的用户为好友,让这些用户帮忙点赞或评论,从而获得报酬,“网红肯定赚大钱,但我们生意却不好过。 ”02高昂的网红广告价格让产业链中的刷量公司犹如春笋般冒出。 “市场已经饱和了,网红很挣钱,但我们挣不到钱。 ”从事新媒体网红推广的郑薇抱怨生意难做,单子少,而且市场竞争激烈。 据她介绍,这几年,新的网络社交平台不断出现,一些人通过发布图片、视频、文字等内容,积攒足够"粉丝“便可成为网红,“粉丝”量达到一定数量级后,为了进一步提升流量和影响力,他们就会购买假“粉丝”。

“网红发布视频,热度很快会提升,但也很容易掉下去。

”郑薇说,网红为保持粉丝数量稳步增长和活跃度,不得不刷流量和“粉丝”,真假“粉丝”和流量掺着。 “现在网红特别多,一抓一大把。

”李龙说,在小红书App上,网红拥有三四万个粉丝就可以接广告了,而这些粉丝是真还是假,并不好说,往往“都是真假掺着来”,既有“死粉”也有“活粉”。

在娱乐大数据服务商艾漫数据对外披露的数据中,以微博为主,包括豆瓣、论坛、BBS、博客等全社交平台上,有约852万用户提及蔡徐坤,其中有95万为艾漫数据判定的无效用户,无效用户占比达到了11%,总体用户的无效声量占比达到了73%。 人民创投收到的一份网络刷评论的报价单中,微博话题阅读量元/万,话题讨论量200元/万,话题粉丝量200元/万,粉丝260元/万,点赞10元/百。 人工评论报价远高于机器。 其中,微博人工评论报价是1元/条,而抖音的报价是2元/条,并标注10条起售。 “如今,身边玩抖音的人很多,流量也大,网红在抖音上刷粉、点赞、评论和播放量等比较多,这是市场决定需求。

”李龙说。 03在李龙提供的报价单上,新浪视频、爱奇艺、优酷土豆和芒果TV也纷纷在列,主要是视频播放的刷量,标价5-40元/万条不等。 短视频的火爆起始于2013年左右。

彼时,不少资本、互联网企业都押宝短视频未来。

2016年短视频平台爆发,BAT、今日头条、搜狐和新浪等平台都出台了短视频扶植计划。 此时快手用户量突破了3亿大关。 与快手不同,抖音从上线的第一天起,就很高调。

2017年1月,获得今日头条的种子轮投资后不到两个月,相声演员岳云鹏转发带有抖音水印的短视频,得到了83175个点赞,这是抖音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。

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6月,短视频行业活跃用户数突破5亿,相比2017年同比增长104%。

另一端,腾讯、阿里、微博、知乎等大小巨头纷纷加码短视频。

Questmoblie统计数据还显示,自2017年以来,我国移动互联网MAU环比增速下滑至1%以下,2017年净增亿,2018年上半年净增亿,流量红利基本见顶。

流量红利见顶,处于黑灰色地带的刷量行为逐渐产业化。 在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和新媒体智库发布的《大数据解析在线视频刷量黑灰产》中,2016年到2020年,在线视频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为%,2020年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亿元,目前从事在线视频刷量的黑灰产从业人员数十万人,年产值数十亿元。

此外,刷量主要活跃在头部在线视频平台上,前三分别为腾讯视频(%)、爱奇艺(%)和优酷(%),被刷的视频类型多种多样,包括娱乐、生活、资讯、科技等等。 其中,电视剧占比最大,达到%;其次是综艺,占比%;另外,一些电影的预告片、宣传片或者片花也是经常被刷量的对象。 从年龄分布来看,刷量从业人员中90后占比最高(%),是当代黑灰产业的主力军。 从地域分布来看,刷量的从业人员主要分布在我国东部地区,其中,北京、广东、河北、浙江、山西位居地域前五。

04代言广告是网红或艺人赚钱的一种方式。 2019年初,在国内多个网络平台出现了“替父代言卖酒”的广告推文,并配上“父女”在车间、库房、高粱地的合照。

发布者名叫“励志网红陈静”。

陈静自称,父亲在仁怀市茅台镇酿酒40多年,自己大学毕业辞去高薪,决定帮父亲代言美酒。

但是网友们发现,不同平台上、不同时间发布的推文,P图痕迹严重,“陈静”不仅年龄芜杂,连“父亲”也由多人扮演。

后来,仁怀市委宣传部通报称:经相关调查确认,网上“陈静替父代言卖酒”广告,系虚假宣传,主角“陈静”及“父亲”毫无关系,也不从事酒行业。 国内个别知名网络平台为其发布虚假广告,有的收费甚至不足千元。

“励志网红替父亲卖酒”系虚假宣传广告,被有关部门重罚。

”在朱巍看来,由于刷量黑灰产业链的存在,有些网络舆情真假难辨,不仅网友的知情权被侵犯,正常的社会整体传播秩序也被破坏。

朱巍建议,对网络刷量黑灰产的打击,应该把自律和他律结合起来,对“粉丝”群体的群主、运营人员的刷量行为要进行监测,促使他们自律,对进行有偿刷量的媒介公司,要加大打击力度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小杨、郑薇、李龙均为化名)(责编:杨荣华、张晨)。

上一篇:澳门科大专家与四川科协调研麦冬大健康产业
下一篇:美国断腿伤兵借高尔夫复健 获外卡将角逐威巡赛
宠物大全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7 宠物大全www.33899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